cmd体育怎么下注
靚麗橙
天空藍
憂郁紫
瑪瑙紅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
下載APP
反饋意見

意見反饋

反饋內容(*必填)
聯系方式
首頁>幣市資訊>

正文

明星項目方生死戰:戰局巔峰比拼的是人心

2019年08月10日 14:34來源:幣萊財經
責任編輯:第一黃金網
摘要
本文來自碳鏈價值 作者江小漁?今年是明星公鏈項目們「集體亮相」的大年。?2019年3月,在經歷2年延期后,拜占

本文來自碳鏈價值 作者江小漁?

今年是明星公鏈項目們「集體亮相」的大年。?

2019年3月,在經歷2年延期后,拜占庭共識引擎Tendermint 發明者Jae創立的跨鏈項目Cosmos主網上線;

2019年6月,由MIT教授、零知識證明的聯合提出者、2013年圖靈獎獲得者Silvio Micali創立的Algorand主網上線;

由以太坊前CTO、Web 3基金會創始人Gavin Wood創立的公鏈項目波卡,最早將于2019年年底上線;

就連融資巨大、拖延多年的Dfinity,都在今年第二季度內發布了測試網和全開源的軟件開發工具包(SDK)。雖然主網上線時間仍不確定,但社區猜測大概率會在今年年底。

國內知名公鏈項目、由前以太坊核心開發者謝晗劍出任CTO的Nervos,其主網也會在今年第四季度上線。

除了這些公鏈項目外,還有許多在2017年-2018年拿到天量融資的團隊,主網陸續都在上線的過程中。可以預見到的是,2019年,我們將迎來一個明星項目集中登臺角逐的局面。

01 被人忽視的制勝點

究竟什么樣的公鏈能在這一輪競爭中獲勝?

很多人的回答會是技術和制度,這可能也是幾乎所有的公鏈項目都在宣傳自己技術方案和經濟激勵方案的原因之一。

不過,由于幾乎所有項目方都募集到了千萬美元量級的資金,因此他們都有足夠的錢去聘請最好的密碼學家和開發者,去設計一個優秀的系統;他們也有錢去聘請最好的經濟學家,為他們的經濟模型提供專業的建議和支持。

幾乎所有的公鏈項目都為加密貨幣社區輸出了他們對加密世界的理解,他們也將加密貨幣社區對技術和制度的討論推向了一個更深的層次。非對加密貨幣技術了解深刻者,確實難以看出其中的伯仲之分。?

但是有一件事卻可以很明顯看出項目方的高下——那就是利益分配。

一般來說,明星項目方一般都有明星人物在背后主導,也因為這個(些)明星人物,所以資本才愿意給他們如此高的估值。

明星人物們一定是因為他們在某一方面非常出眾,所以才能贏得資本的青睞。他們要么是某一個領域的專家學者,要么曾經在過往的頂級項目里(比特幣、以太坊等)擔任過要職。他們往往被視為某個項目方的核心人物,但并非每個核心人物都適合成為領袖。

他們雖有一技之長,卻并非都能夠保持包容和謙遜;他們雖然光芒萬丈,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能為社區考慮,能夠在金錢面前保持不貪婪的面貌。更有甚者,他們本身就淪為了一場資本游戲,光芒萬丈的背后是私募方數十倍甚至數百倍的利潤。

如果想做一個成功的區塊鏈項目,好的社區是成功的一半。而如果想有一個好的社區,其中的利益分配又至關重要。

且讓我們來看下面這幾個案例:

?02 Algorand

Algorand代幣總量共100億個,其中Algorand基金會持有25億個,給參與者的激勵占據17.5億個。

Algorand私募價格為0.05美元。其公募以荷蘭式拍賣的方式運作,Algorand基金會將30%的ALGO代幣通過荷蘭式拍賣進行分發,為期五年,拍賣總量為30億ALGO代幣。

在第一輪荷蘭式拍賣拍賣中,Algorand送給了拍賣者一份「退幣期權」:如果用戶在1美元以上的價位拍賣得到ALGO,那么所有投資者有權在一年后,以拍賣價格 90% 的比例要求退幣;如果用戶的拍賣價格低于 1 美元,買家有權在一年后,以結算價格減去 10 美分要求項目方退還他們的ALGO代幣。

在「退幣期權」的杠桿作用下,Algorand第一輪拍賣得出了2.4美元的價格,較私募價格上漲了4700%。

?其實,第一輪荷蘭式拍賣僅拍賣出了2500萬個ALGO,占總量比例僅0.25%;然而,Algorand基金會通過這0.25%的代幣出售,就從市場拿到了6000萬美元的資金。其第一輪拍賣的公募價格更是較私募價格拉升了4700%,這無疑給二級市場造成了巨大的災難。

在第一輪荷蘭式拍賣完成后不久,ALGO的價格便從最高峰3.3美元跌落到最低0.5美元;即便在Algorand基金會宣布可以85%的價格提前回購后,ALGO的價格也未能超過1美元,現在的價格穩定在0.75美元左右。

Algorand的社區氛圍,也從對圖靈獎得主的仰望、對技術和經濟模型的專注,變成了對價格的極度關注和強烈吐槽,最后一個個「Algorand愛好者群」變成了「Algorand維權群」。

不管一個項目的背景光環再怎么強烈,其技術再怎么硬核,如果處理不好公募方、私募方和團隊之間的利益關系問題,最后留給社區的很可能是一地雞毛。對于一個想把事情做長遠的項目方來說,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03 波卡

講了Algorand,讓我們再來看看最近的明星項目波卡。

波卡的代幣DOT總量為1000萬個,其中團隊保留30%(300萬個)。

截止目前,波卡已經進行了兩輪眾籌。第一次眾籌是在2017年10月,波卡通過荷蘭式拍賣,出售了總量一半即500萬枚代幣DOT,募集了48.5萬多個ETH。按照當時每個以太坊320美金的價格來計算,波卡項目方共募集了1.44億美元,其估值為2.88億美元。1 DOT的價格相當于35美金。

彼時,包括Boost VC、PanteraCapital、Polychain在內的諸多明星機構都投資了DOT。

2019年,Polkadot又完成了第二輪私募。這一次,波卡拿出了50萬個DOT進行私募,這些代幣僅占目前總量的5%。時隔兩年,波卡的估值也從2.88億美元漲到了12億美元。通過5%的代幣,波卡項目方從市場上拿走了6000萬美元,而這些資金的很大一部分來自于中國投資者。

DOT單價從35美元漲到了120美元;值得注意的是,這僅僅是第二輪眾籌的私募價格,并非最終的公募價格。

Gavin Wood表示,將在今年開啟公募,預計開放10%的額度。按照慣例,為了讓私募者有利可圖,公募價格往往會較私募價格有一個不錯的溢價。如果我們保守一點,DOT公募價格僅僅比第二私募價格上漲50%,那么第一輪私募者的獲利空間也有超過6倍了。

這里并不是要抨擊波卡什么——相比起Algorand,這個數字已經保守了很多。但是這樣一個安排,仍然對絕大多數私募方極為有利;考慮到團隊手里還有30%的代幣,項目方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04 Dfinity

讓我們再看看另一個著名項目方Dfinity。截至目前,Dfinity已經融資1.669億美元,估值高達20億美元(這個估值比波卡還要高),其投資方眾星云集,包括a16z crypto基金、Polychain資本、Multicoin Capital等。

Dfinity創始人是DominicWilliam和Tom Ding。Tom Ding,中文名丁磊,14歲從復旦大學計算機獲得本科學位,20歲時畢業于中歐商學院MBA,從小就被稱為媒體稱為「神童」。2014年,丁磊創立了最早的區塊鏈項目眾籌平臺Koinify。 2015年,他創立StringLabs,孵化了Dfinity、Phi等區塊鏈項目,其中Dfinity被譽為「以太坊的瘋狂姐妹」。

起初,Dfinity在種子輪用24.72%的代幣融資了420萬美元,一枚DFN的價格僅為0.0362美元;2018年,Dfinity用6.84%的代幣向外戰略融資了6100萬美元(還是私募),一枚DFN的價格上漲了50多倍,至1.9美元;2019年,Dfinity再度開啟融資,這一次它收獲了超過1億美元的融資。

但這還不夠,Dfinity官方在電報群里宣布,他們這一輪融資的硬頂是3.5億美元;而這3.5億美只占全部token的10%,是種子輪價格的200倍!更令人震驚的是,在這種情況下,團隊仍然自留50%的token。

Dfinity項目方是否缺錢呢?究竟是怎樣一個項目,需要融資3.5億美元來做呢?面對Dfinity項目方「獅子大開口」式的融資行為,社區的粉絲們都憤怒了。要知道,Vitalik做了一個價值100億美元的區塊鏈項目,而他當年所需要的融資僅為1800萬美元。

05 Nervos

相比起Algorand和Dfinity,Nervos在融資上算是一股清流了。在資方和社區的利益分配上,Nervos也比波卡良心很多。

?Nervos所有購買的代幣將在主網上線時在創世區塊(第一個被開采)釋放。創世紀塊中釋放的代幣初始總量為336億個CKB,這意味著最開始Nervos的代幣總量就是336億個。

根據Nervos今日最新發布的公告,336億個CKB是這樣分配:

14%已用于私募。至今為止,Nervos只進行了一輪私募融資,有20多家機構參與投資,額度相對分散。2018年7月,Nervos宣布獲得2800萬美元私募輪融資,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及萬向區塊鏈為領投方,經緯中國、九合創投、策源創投、峰瑞資本,imToken,星火礦池,幣信、Polychain Capital、FBG Capital、1kx 等都參與了投資。這部分資金中,有三分之二會在主網流通;

15%由團隊持有。據碳鏈價值獲得的消息,在Nervos創始團隊中,CKB持有量最多的是CTO謝晗劍。但即便是他手里持有CKB占總量的比例,比V神持有以太坊數占總量的比例還要少,這也有向Vitalik致敬的意味。這些幣分四年解鎖,至2022年釋放完畢。在主網上線時,其中只有三分之一會在主網流通;

25%的代幣會直接在創世區塊上銷毀,據說此舉是為了致敬中本聰;

5%給予戰略合作方,他們幫助啟動了Nervos網絡,這部分目前不會在主網流通;

?0.5%將用于測試網激勵;

基金會保留2%,這部分會在主網流通;

18.5%用于生態激勵。這部分主要用于對Layer2開發者的激勵,在主網上線時就不會在網絡上流通;

20%用于公募,募集的資金將給予基金會。?

相比起其他項目方,CKB的私募比例很低,并且沒有做多輪抬高幣價的私募,而是直接進行公募。Nervos主網預計將在十月份上線。從公告內容來看,會有 12,375,988,800CKB 在上線后流通,約占 36.8%,流通市值 1.23 億美元。

此外,在公募過程中,社區拿到CKB的幣價其實并不比私募價高多少。CKB的私募價格為0.6美分;經過2年時間,其公募價格僅提升了不到70%,為1美分。相比起波卡兩輪私募、第二輪私募價格較第一輪上漲了316%的情況,這個定價可以說的上是一股清流。(更不要說Algorand的公募價格較私募價格提升了4700%,Dfinity的第三輪私募價格較第一輪私募價格提升了2000%了。)

?06 明星項目們真正的短板

多輪私募、層層提價,公募價格較私募價格上漲數十倍甚至數百倍,這是明星公鏈們正在遭遇的事情。這意味著社區成員往往需要以許多倍于「機構大佬」的價格拿到籌碼,也有很多散戶戲稱自己是在「接機構盤子的韭菜」。這樣安排的背后實質,是利益大幅度向私募方而非社區傾斜。

然而,社區對于區塊鏈項目來說至關重要。一個好的社區能夠成就一個項目,一個惡劣的社區則往往是項目走向死亡的標志。比特幣的成功,與其強大的社區和網絡效應分不開。幣圈人常用「涼涼」來描述一個項目是有多么的失敗,這個「涼涼」指的就是社區的衰落。

明星項目不缺優秀的開發者,也不缺優秀的經濟設計師。但是,他們不一定能有一個好的社區——這里有三個原因:

1、只是單純熱衷學術的明星人物,不一定能夠了解社區的心理,甚至可以說大多數光芒萬丈的人,其實照顧不到社區的想法和利益;

2、有些項目本身就是被資本裹挾著走的,他們其實沒有什么理想和情懷,只是和少數機構合謀,一起割韭菜罷了;

3、有些項目方雖然想把事情好,但他們前期已經給資方讓出了太多的利益,或者做出了太多的承諾,這樣一來,他們接下來即使想給社區讓利,其中的困難也很大。?

這些原因歸功于一點,就是他們在項目前期損害了社區的利益。他們以社區的利益為代價,向資本、他們的幼稚,甚至于自身的貪婪屈服了。

當一眾高手都站在比拼的戰場上,他們的寶劍或許都一樣的鋒利,他們的速度或許都一樣的迅速,他們謀劃戰局的智慧或許都一樣的狡黠。此時,真正的短板并不在于tps的差別,以及對密碼學的理解,而在于對人心的爭奪。而在對人心的爭奪中,最重要又在于廣泛的社區是否能跟隨項目獲得長期利益。

如此看來,利益分配實在是再重要不過的一件事。這也可能成為某些項目方致命的短板,即他們費勁了心血,結果站在了大多數人,也就是社區的對立面。這樣的項目最后只能淪為某些少數人謀利的招牌,這是所有的明星項目方所需要警惕的。

聲明:蜂鳥財經轉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內容僅供讀者參考。若存在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刪除。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第一黃金網APP
31 收藏


    相關閱讀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京)字第07708號 ICP備案:京17037933號-2 經營許可證編號:1-05121355
    本站鄭重聲明:第一黃金網中的操作建議僅代表第三方觀點與本平臺無關,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據此交易,風險自擔。

    ICP備案:京17037933號-2

    cmd体育怎么下注 比特币一分赛计划 MG平台游戏 真实2018年送彩金网站大全 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时时彩为什么下大就输 香港赛马计划网 e球彩胜平负走势图 欧洲秒速赛官网地址 斗地主单机 双色球十大专家汇总色球预测号码